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學術研究

首頁 > 學術研究 > 正文

寧夏明長城地名命名研究
發布時間:2019-06-20 16:11:50   來源:《寧夏師范學院學報》    作者:王仁芳   點擊:

寧夏明長城地名命名研究

王仁芳

(寧夏文物考古研究,寧夏銀川750001)

  摘要:寧夏地區明代屬邊防重地,境內南北分設固原、寧夏兩鎮,修筑了包括墻體及附屬設施、城堡、烽燧驛站等大量長城防御設施,產生了眾多的專有名稱,多數演變為地名。對各類設施的命名方式進行了分類梳理,分析探討了相關地名后期流傳變化情況。

  關鍵詞:寧夏;明長城;地名

  中圖分類號:P281  文獻標識碼:文章編號:1674-1331(2018)03-0062-05  收稿日期:2017-12-22

  作者簡介:王仁芳(1979—),男,陜西隴縣人,寧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員,北方民族大學絲綢之路歷史文化協同創新中心研究員,主要從事西北歷史考古及研究。

  明代為防御蒙古殘部侵擾,沿邊置九鎮,寧夏有其二,由于地處要沖,而且三邊總制常駐固原,使得寧夏成為當時的西北邊防中樞地帶。明代在寧夏地區先后修筑長城墻體9道,加上修繕后的戰國秦長城,幾乎將南北全境囊括包裹,總長度達到三千余里。①長城邊防體系包括墻體及敵臺鋪舍等主體設施以及長城沿線衛所營寨等駐軍設施,烽火塘鋪等驛遞設施以及軍屯、馬政等保障設施,各類設施雖轄屬有別,功能各異,但緊密關聯,共同承擔明代寧夏邊防重任。這些長城防御設施,其名稱的來源與命名方式豐富多樣,后期作為地名使用流傳中也有所發展變化。

一、長城墻體和附屬設施名稱及沿用地名

  1.長城墻體

  墻體是長城防御體系的主體,也是人們狹義理解的長城本意。據《竹書紀年》《史記》記載,戰國時期隨著列國競相修筑這類邊防設施,遂有長城名稱,相襲沿用千余年。明代一般稱長城墻體為“邊墻”(亦稱邊城、邊壕),長城改稱邊墻,流行說法是因為秦修長城而亡,明代忌諱“長城”之故[1],實際上并無可靠依據。寧夏鎮設在花馬池城外、河東長城上最大的關防便被命名為“長城關”。中國古代習稱少數民族生活地域為邊地,明朝為加強中原地區防衛,沿邊設立九鎮,稱為九邊。長城多筑于這些地域,所以習稱為邊墻。這一點從寧夏河東墻的始設本意便可見端倪。“謂虜逐水草以為生者,故凡草茂之地,筑之于內,使虜絕牧;沙磧之地,筑之于外,使虜不廬,是故去邊遠而為患有常”[2](P19),可見當時考慮是要通過邊墻隔絕內外,防止游牧部落與農耕人群間的相互侵擾,重點是“止訴訟”,實際上更多是防止邊內軍民越過界石墾牧,并不是以控扼要塞、以利戰守為主要目標。

  寧夏初修長城,多以邊墻所處地域位置命名,如河東墻、沿河邊墻、城西南墻。后因沿邊設關門,又稱東關門墻、北關門墻、西關門墻,或者直接稱為東邊墻、西邊墻、北邊墻、內邊墻。嘉靖年間,王瓊棄墻挖塹,為了與舊墻區別,稱其新邊為“深溝高壘”“防胡大塹”“朔方天塹”等,更多是宣揚御邊理念,并非特定的邊墻名稱。弘治年間固原衛修筑長城后,為了與大邊區別,故稱內邊,又稱二邊、小邊。后來從徐斌水依托內邊修筑的長城被稱為徐斌水新邊,這種以修筑起始地命名邊墻名稱的還有“橫城大邊”。同一地先后多次修筑邊墻的則以新舊(故)相區別,如舊北長城、北長城,河東故墻、河東新墻。邊墻因其分布延續空間范圍過于寬泛,作為地名使用有所不便,這種加修筑方位、先后、墻體類型、起點位置等特征予以區分的命名方式,也影響了后來長城沿線的地名文化。寧夏平羅縣尾閘鄉北長城起點處有邊墻頭子,鹽池縣有張家邊壕,清水營長城內側河流稱邊溝也都因此而來。

  2.敵臺鋪舍

  敵臺、鋪舍是長城墻體上最主要的附屬防御設施。敵臺突出墻體外側,為士兵守瞭高臺;鋪舍多設于墻體內側,為守墩士兵的值班營房。根據歷史記載,寧夏河東大邊長城沿線大致半里設置一座敵臺,五里設置一座鋪舍。當時命名方式主要依據所屬營堡,取第一字按順序編號,稱某字××墩或某字××鋪。防御分守地界皆依據這些敵臺鋪舍位置劃分。比如橫城大邊三百二十二里,“中路參將分守邊城百里,自橫城馬(碼)頭起至清字墩接毛卜剌界止,東路游擊分守邊城七十五里,自毛卜剌平字十鋪至興字一鋪接安定堡界止,副總兵分守邊城一百四十七里,自安定堡界興字一鋪起至寧東二十二鋪接延綏安邊界止”[3](P192)。寧夏境內明長城現存敵臺鋪舍六百余座,長城沿線稱墩或鋪的地名多因此而來。

  3.關口水洞

  除了敵臺鋪舍外,沿賀蘭山諸溝口修筑的西長城,沿線北起黃草坡口,南至硤石口,設防關口三十余處。這些溝口名稱多依據溝谷自然地貌及氣候特征擬定,比如干溝、山嘴、雙山、赤木、硤石、大水、小水、大風、小風等,也有一些溝口名稱根據歷史典故或人文景觀命名,比如插旗、宿嵬、拜寺、滾鐘、打硙等。打硙口,意為“打鑿石磨的山口”。長城修筑逢河流水系,關口則設水關。長城翻山越嶺,所設水關眾多,比較著名的有北京八達嶺水關長城、遼寧省綏中九門口長城。寧夏賀蘭山西長城一些涉水溝口也修建有水關、水洞,賀蘭口內就有明代水關遺址。水洞是邊墻修筑中穿過流水溝壑所設過水涵洞,一般用石條砌筑,視水勢大小分單孔及多孔水洞。賀蘭山西長城香水溝段墻體底部就保留有三處水洞遺存,其中一處為雙孔水洞。以水洞流傳的地名長城沿線也有很多,比如青海互助縣明長城沿線就有水洞村,寧東水洞溝旅游景區長城水洞雖然已經被邊溝洪水沖毀了,但地名流傳至今。河東長城外側還曾挖設分布品字坑,鹽池縣二步坑、郭記坑等地名或與此有關。

  4.關防暗門與市場

  長城沿線的關防、暗門、內外互市的交易市場也依長城而建。寧夏境內東長城長城關、北長城鎮遠關、西長城赤木關、勝金關以及內邊長城下馬關都是非常重要聞名的長城關防。勝金關“謂其過于金陡潼關,故云”[2](P212)。暗門是長城墻體上開設的隱秘通道,供守邊官兵出邊進行偵查、燒荒等活動,寧夏河東長城沿線馬跑泉等地發現有暗門。“隆慶議和”后,寧夏長城沿線設置了三處主要的互市點,當時以設置地分別稱鎮遠關、清水營、洛陽川市場。

  5.長城防御機制及軍事制度

  明代寧夏鎮分東、南、西、北、中五路設防,南部固原衛分東、中、西三路防御。現在寧夏東西兩山公路習稱東大路、西大路,其走向及來歷當與此有關。以寧夏鎮城為參照,其東西方向分設有后衛、中衛,相關地名由此流傳。長城防御施行分段設防的機制,因此也流傳了諸如分守嶺、分守墩等確認防御分界的地名。在各邊防御交接地帶或苑馬草場的四至還埋設界石,以確認關防責任及處理越界糾紛,現在流傳界石、界首一類地名均與此有關。一些如紅旗、二旗等地名則反映了當時的烽火預警制度。與駐軍訓練有關的地名有教場、將臺等。寧夏平原及中衛黑山峽一帶瀕河設防,冬季河水結冰,蒙古鐵騎踏兵而入,因此在黃河南岸一些渡口溝谷用裹挾土石的柴草束灌水澆筑冰墻設防,留下了諸如冰溝、冰水等地名。明代衛所軍戶在役軍人為正軍,子弟稱余丁,正軍赴衛所,余丁要隨行助役,正軍身死,即以戶中余丁補充。中寧縣流傳的余丁渠、余丁鄉等地名,正與此制度有關。寧夏黃河兩岸的灘涂濕地,明代是重要的官私牧馬地,陶樂(套虜)湖灘以及中寧吳忠一帶的楊(養)馬、關(官)馬、白馬、馬廠、草場等地名都與此馬政制度有關。

二、駐軍城堡名稱及沿用地名

  明代寧夏史志有載的駐軍城堡有150余座。按其功能大致可分為沿邊軍堡、邊內屯堡、馬政監苑等三大類型。這些城池中較大的如寧夏鎮、固原州城等系修繕沿用前代城池外,明代新筑城堡級別地位較高的多有擬名,其余規模小、級別低下者多加數字區分。明代城池因多有人據守生活,其名稱后來大部沿用為地名。據《(乾隆)寧夏府志》記載:“明洪武初,盡徙寧夏之民與他所,其后復遷謫秦、晉、江淮之人以實之,分屯建衛,筑堡以居,因即以其屯長姓名名堡,若葉升、王鋐、李祥、張政之類是也。其以事名、以地名者,大抵據扼塞,駐軍屯以遏寇虜,若鎮河、平羌之類是也。以人名者什六七,以事名、以地名者什二三。靈州、中衛則以地名者居多”[4](p138)。實際上命名原則與方式遠多于以上所述。

  1.體現邊防策略與民族政策的,即所謂“以事名”

  其中一些名稱帶有明顯的民族敵對或歧視色彩。如:靖夷、平胡、威遠、靖虜、鎮朔、鎮北、平羌、鎮河、平虜、威鎮、柔遠、鎮靖、永康、宣和、威武、寧安、常樂、鎮虜、控夷、安定、興武、興仁、廣武、鎮戎、永清、靖朔、寧朔、惠安、隰寧、清平、萬安等。

  2.存在大量直接以屯長姓名命名的屯堡,即所謂“以人名”

  “以其屯長姓名名堡”,這是寧夏地區,尤其是北部平原地區明代屯堡命名的一大特色,在全國其他省區也是鮮見的。如:潘昶、金貴、李祥、楊和、王泰、王鋐、任春、葉升、蔣鼎、陳俊、瞿靖、林皋、邵剛、李俊、王銓、劉亮、魏信、張政、唐鐸、許旺、王澄、楊顯、雷福、桂文、常信、洪廣、姚伏、高榮、周澄、楊信、虞祥、謝保、張亮、李綱、宋澄、吳忠等。

  3.以地理或地貌特征命名,即所謂“以地名”

  寧夏平原地區多與河、井等水源有關,南部山區多與山川地貌關聯。如:河西、河中、漢壩、渠口、鐵桶、臨河、臨山、石空寺、徐斌水、響石、紅寺、棗園、古水井、柳楊、鐵柱泉、野狐井、秦壩、河東關、半個城、大沙井、石溝、清水、紅山、紅古城、黑石頭、高山、大灣川、毛家硤、平峰臺、泉水、山城等。以地貌特征命名在當時較為流行和普遍,由于長城沿線地貌相似,地名也多有重復。比如陜西、寧夏、甘肅等地皆有以清水命名的堡寨,紅山地名在寧夏、陜西等地也有重復。

  4.與明代軍事、邊防制度相關堡名

  明初寧夏軍事統轄實行“都司衛所”制,境內置有兩鎮、九衛(寧夏衛、寧夏前、中、后衛;寧夏左、右、中屯衛及固原衛(州)和靖虜衛的一小部)、八所(寧夏平虜所、靈州所、興武營所、西安州所、豫旺平虜所、鎮戎所和寧夏群牧所、甘州群牧所),寧夏鎮城內設有五衛,因此又稱“五衛城”,衛名中多加方位以區別。衛所制下一個千戶所下轄十個百戶,百戶下又有總旗、小旗的設置。衛所以下邊內城堡中級別地位較低者多無專稱,往往直接加數字稱某百戶、某旗。固原衛鎮戎千戶所下轄百戶在今海原縣內,一百戶、二百戶、三百戶以及五、七、八、九百戶至今仍沿用為村落名稱。海原的鄭旗、戶馬旗等流傳地名也與此制度有關。明代中后期營兵制與衛所制并行,營兵駐扎的城堡稱某營。相關地名也遺留很多。比如中營、小鹽池營、營盤山、哨馬營等。一些牧馬營堡也直接加數字以某營稱呼,如固原頭營、二營,直至八營城堡,皆為楊一清整理陜西馬政時主持修筑的牧馬營堡。

  5.直接音譯沿用少數民族名稱

  明代時期寧夏沿邊一帶也沿襲了較多的蒙古語甚至黨項語地名,比如毛卜剌、打剌赤、海剌都、撒都兒、打剌頂、羊牧隆、南牟會等。這類地名部分后期使用中名稱詞義明顯有一個漢化過程。比如海剌都營清代改稱海城,后改為海原。打剌頂改為打狼頂、大郎頂,流傳為楊大郎守衛之地。

  6.沿用前代名稱或稍改的

  靈州、西安州、韋州、鳴沙州等地仍沿用元代舊名。景泰年間修復故原州城后改稱固原,開成安西王府故地改為開城。元代豫王城明代稱豫望平虜守御千戶所,清代改平遠并置縣,后又改預旺,現在多寫為豫旺。這些微改地名,實際上也反映了統治者喜好與百姓愿望的一種博弈。

三、烽隧驛站名稱及沿用地名

  1.烽火臺

  長城墻堡防御相互關聯及信息傳遞主要依靠烽火來完成,燃放烽火的墩臺秦漢時稱“烽燧”“亭燧”“烽堠”,唐宋以后改稱“烽火臺”,明代統稱墩臺或煙墩。烽火臺主要起信息傳遞、預警作用,一些交通沿線墩臺也兼具驛站、關卡功能。寧夏境內明代修建了大量的墩臺建筑,至明代晚期萬歷年間,墩名有據可查的有743座。②寧夏一些重要長城防線烽火臺墩名還有統稱,比如“沿河三十六墩”“河西十五墩”等。當時修建煙墩的山也稱煙墩山,所建堡寨也稱煙墩堡。現在中衛煙筒山、同心煙洞山皆為煙墩山之訛傳。

  烽火臺一般依據修建地地名或地貌特征命名,與駐軍城堡命名方式類似,尤其以邊防寓意命名者多,因此重名較多,常見如鎮北、鎮夷、鎮朔、鎮虜、靖邊等,都是重復率較高墩名。烽火臺由于其形制較小,且數量大,分布廣,其命名方式也相對草率多樣。譬如一地有多座墩臺則以方位、新舊、新添(筑、立)等字眼相區別。也有以設置距離命名墩臺的,如五里墩、十里墩,或者以頭墩、二墩或頭塘、二塘等順序號命名。一些如接瞭、掛旗等烽火臺名稱則反映了當時的烽火制度。還有個別墩名直接音譯了蒙古語地名,如虎剌都、碗者都等。寧夏境內烽火臺名稱作為地名沿用下來也有不少,比如永寧縣的金塔、中衛市的凱歌村、惠農縣的燕子墩、吳忠市古城鄉等皆因明代烽火臺而得名。

  2.驛站鋪所

  明朝沿襲了元代發達的“站赤”驛傳制度,驛路沿線按日程遠近及分工設置有驛站鋪所。雖然朱元璋曾敕改站為驛,但驛站合稱的習慣以及少數如白塔站赤等舊稱還是得以保留。當時寧夏境內主要有沿邊邊路、北京至陜西寧夏鎮官道以及固原鎮至寧夏后衛等地防秋道等驛路,涉及的重要驛站有二三十處[5](P238)。為便于管理與防御,多數設置于城堡內,命名方式也是驛隨城名。設置于寧夏鎮城南門內驛站就叫寧夏在城驛。大沙井驛、石溝驛為先設驛站,后擴展為城堡,城隨驛名。高橋兒等地單設驛站,驛因地名。如今寧夏地名中有官廳、官記、塘房、鋪、驛等字眼地名,則明顯具有驛路或鋪房的職能。驛站官軍設卡駐守的營房稱塘房,因此也流傳了較多諸如塘房梁、塘房墩等地名。

四、寧夏明長城名稱沿用地名的流傳與變化

  明代以后,隨著長城防御功能的逐漸弱化,其歷史名稱及沿用地名在使用流傳中也有所變化。

  1.失傳

  雖然邊墻的叫法沿襲至今,但一些涉及長城墻體的歷史名稱已鮮為人知,而產生了新的叫法,即所謂俗稱。現在寧夏鹽池臨邊一帶,當地居民以距離遠近,習稱南北兩道明長城為“頭道邊”“二道邊”,南部麻黃山一帶稱內邊壕塹為“狗拉壕”。赤木口因有三道關墻,清代以來改稱三關口。清水營、中衛洛陽川兩處互市點長期沿用,現稱騾馬城、買賣城。一些處于驛路沿線,距城堡較近的烽火臺,有旅途計程與指路作用,現代地名多俗稱五里墩、十里墩,類似的還有以此命名的驛路打尖住宿鋪站,常見的有三里鋪、十里鋪、二十里鋪、三十里鋪、四十里鋪等地名。敵臺、墩鋪、烽燧驛站等體量較小的防御設施,其名稱使用頻率相對較低,其原有守御預警功能喪失后,名稱失傳更為普遍。現在多稱某某疙瘩、倒墩子,有的以夯土顏色稱紅墩、白墩以區別,甚至直接稱烽墩,紅寺堡等地有沿用烽墩命名的移民村莊。也有少數關堡因裁汰或損毀導致地名失傳,比如清代《中衛縣志》記載“張義堡,萬歷十四年建,設把總、防守,今裁,在縣東一百一十里。永興堡,在縣東六十里,萬歷十四年建,后崩于河,今存其名耳”[6](P44)。

  2.改易

  長城邊墻隨著修葺完善,改名也很普遍。有明代改名的,比如下馬關初名長城關,后因三邊總制巡邊必于此下馬休息而改名。也有因避諱避嫌而改名的,故原州城改固原,三邊總制改總督皆如此。清代改名主要涉及避諱,那些對北方民族帶有敵對或歧視色彩的地名,清代以來多有所改易,一般改“虜”為“羅”“魯”或“遠”,寧夏平羅、山西朔州平魯皆由平虜改名,鎮虜改為鎮羅,平胡改為平伏,平羌改稱平吉,套虜改稱陶樂。至于威武改恩和,據《中衛縣志》載:“乾隆十一年,縣令姚恪,以其民多尚武而抗糧,為改今名”[6](P45)。也有嫌舊名不雅而改字易名的,如打硙口改大武口、干鹽池改甘鹽池、豫望改豫旺等即屬此種情況。

  近代以來因方言發音或字體簡化改易地名也很多見。比如大量以人名命名屯堡,現地名與歷史名稱寫法多有差異。寧夏后衛永清堡清代光緒年間為永心堡,民國時期稱永興堡,新中國成立后稱英雄堡,實際上只是因方言音轉而字異。寧夏中部一帶方言發音輕、重唇音不分,“鋪”字發音為“bu”,導致地名書寫中“鋪”多訛傳為“堡”或“步”。比如鹽池縣五堡、十六堡,應該為五鋪、十六鋪之誤,皆指從花馬池開始編號計數的橫城大邊(頭道邊)長城駐軍鋪舍。鹽池縣四步、六步、七步、八步戰臺以及同心縣一至六步墩,“步”皆為“鋪”之方言發音訛轉。

  3.沿襲

  以上列舉的明長城相關名稱除了失傳、改易以外,尚有大量作為地名得以沿襲流傳。以歷史記載的近200座明代城堡及賀蘭山關口粗略統計,現在沿用舊名的尚有七八成,名稱消失與改易的僅占二成左右。當然一些諸如關堡、烽火臺等失傳名稱,還有待于挖掘考證;一些不規范的改名易字還需要溯本清源,搞清淵源變遷,必要時予以正名規范。

五、結 語

  地名是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產物,隨著疆域易主、國家興替、王朝更迭,地名也在不斷變化之中。寧夏明代長城防御相關名稱作為地名使用與流傳是明代以來寧夏地區戰亂、遷徙與民族融合的寫照,表現了邊地文化特征,構成了獨具地方特色的地名文化[7]。研究其變遷過程,對挖掘研究寧夏地域歷史文化,規范地名使用有重要意義,同時也是研究寧夏明代長城防御體系與邊防制度的寶貴信息。

  注釋:

  ①根據文獻記載統計,實際野外調查長度1068千米。

  ②根據《(萬歷)朔方新志》《(萬歷)固原州志》所載墩名統計。

  參考文獻:

  [1] 黃勇美,徐衛民.中國長城起源探析[J].江西社會科學,2013,(2).

  [2] 胡汝礪(編),陳明猷(校勘).嘉靖寧夏新志[M].銀川:寧夏人民出版社,1982.

  [3] 楊壽(編),胡玉冰(校注).(萬歷)朔方新志[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5.

  [4] 張金城等(編),陳明猷(點校).(乾隆)寧夏府志[M].銀川:寧夏人民出版社,1992.

  [5] 黃汴(纂),楊正泰(點校).明代驛站考[M].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

  [6] 黃恩錫(編),寧夏中衛縣縣志委員會(點注).中衛縣志[M].銀川:寧夏人民出版社,1990.

  [7] 何彤慧,李祿勝.寧夏地名特征與地名文化[J].寧夏社會科學,2003,(4).

  本文出自:《寧夏師范學院學報》2018年第3期,62-66頁。

版權所有:寧夏回族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 技術支持:山西云漢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利民街121號 郵編:750001 聯系電話:0951-5014363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ADD:Ningxia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eology
No.121,Limin Street,Xingqing District,Yinchuan City,Ningxia Hui Autonomous Region,750001,China

TEL:0951 5014363    FAX:0951 5035563    E-mail:[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寧ICP備16001783號-1 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777號

德甲主客场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