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學術研究

首頁 > 學術研究 > 正文

寧夏及周邊地區文物考古出土的西夏瓷器
發布時間:2019-05-23 15:29:39   來源:《寧夏師范學院學報》    作者:程云霞   點擊:

寧夏及周邊地區文物考古出土的西夏瓷器

程云霞

(寧夏固原博物館,寧夏固原756000)

  摘要:上世紀50年代以來,考古出土了上百件精美的西夏瓷器,文章對這些重要的考古發現進行了梳理,對西夏瓷器的造型、工藝及紋飾等進行說明,進而探討西夏文化及審美風尚。

  關鍵詞:西夏瓷器;考古;文物;寧夏

  中圖分類號:K87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4-1331(2013)05-0103-05

  收稿日期:2013-07-11

  作者簡介:程云霞(1963-),女,寧夏海原人,寧夏固原博物館副研究館員。

  眾所周知,宋代是我國制瓷業的繁榮時期,在中國瓷器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而與宋同時代的西夏,相關瓷器在古代文獻中缺乏記載,故對其了解甚少。為了探究西夏瓷,還西夏瓷本來面目,建國以來,考古工作者在寧夏、內蒙古、青海和甘肅等地進行考古普查,發現了多處西夏窯址和窖藏,且出土了許多精美的瓷器,這些考古發掘和出土的實物資料,說明上述地區在西夏時期曾生產過瓷器,是研究西夏瓷的重要資料。也表明瓷器制作在西夏手工業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一、西夏瓷器的造型

  西夏瓷器種類較多,以用途可分為生活用品、雕塑藝術品、娛樂用品、建筑構件及生產工具等,常見器形有瓶、壺、碗、盤、缽、罐、盆、燈、牛頭塤、棋子、板瓦、筒瓦、滴水等。其中瓶有凈瓶、花口瓶、玉壺春瓶、葫蘆瓶和小口瓶等,壺有扁壺和執壺兩種,碗有高圈足碗、折沿碗、斜壁碗等。以釉色分則有白釉、青釉、黑釉、褐釉等。扁壺是西夏瓷器中比較常見的、最富有代表性的器物,產量較大,造型基本呈扁圓形,有的上下腹部中間各有一矮圈足,周圍剔刻花卉紋飾;有的腹部鼓圓,器表為素面,壺的兩側有雙系或四系,以便穿繩提拿或攜帶,它可能由游牧民族盛水的皮囊演變而來。黨項民族長期生活于馬背,能耐寒暑饑渴,長于騎射,而扁壺體態輕盈,形狀非常適合在馬背或駝背上吊掛攜帶,為西夏人所喜歡的用具,帶有十分濃厚的民族特性。現選擇其中精品介紹如下。

  褐釉瓷硯,1965年寧夏石嘴山省嵬城遺址出土。長14.2厘米,寬9.8厘米,厚4厘米。硯面施褐色釉,水池作曲形蓮瓣狀,硯足呈縱向拱形,不掛釉。寧夏博物館收藏。

  瓷人頭,1965年寧夏石嘴山省嵬城遺址出土。高4.3厘米、正面寬3.7厘米、側面寬4.1厘米。面部圓潤,略帶微笑,神態安詳,頭頂禿發,具有西夏黨項人的面貌特征。這一器物的發現,如實地反映了西夏的社會習俗。寧夏博物館收藏。

  黑釉剔刻花四系瓷扁壺,1983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35厘米,寬31厘米,厚19厘米。直口,臺唇,帶狀耳一對于肩部,一對于腹部,上下對稱,壺體扁圓,圈足于腹部兩側。壺體兩側除圈足外,遍以剔刻露胎技法,作出連枝牡丹圖案。寧夏博物館收藏。

  白釉剔刻花瓷經瓶,1983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殘高33厘米,口徑9.5厘米,腹徑10.5厘米,底徑17厘米。平折小口,束頸,寬肩,深腹修長,瓶體剔刻折枝牡丹圖案,造型素雅端莊,具有典型的西夏瓷器的風格。寧夏博物館收藏。

  黑釉剔刻花瓷缽,1984年寧夏靈武縣磁窯堡出土。殘高14厘米,口徑17.5厘米,底徑8.5厘米。該缽直口微斂,深腹,小圈足,施黑釉,剔刻牡丹花圖案,美觀大方。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剔刻花紋瓷缽,1984年寧夏靈武縣磁窯堡出土。高17厘米,口徑24厘米,底徑8厘米。修復完整,深腹,小圈足,施黑釉,剔刻牡丹花紋,線條刻畫十分流暢。寧夏博物館收藏。

  剔花牡丹紋瓷罐,1985年征集于寧夏固原什字大莊村出土。口徑16.5,腹徑25.2,高28.5,足徑12.8厘米。瓷胎。器表飾黑釉,斂口,圓唇,流肩,平底,頸肩飾雙耳。腹部剔花繞枝牡丹一周,露胎,并在上腹與下腹處剔有弦紋,上下各兩道,下腹靠近底部無飾釉,釉色溫潤,質地堅硬,是西夏瓷難得的珍品。寧夏原州區文物管理所收藏。

  黑釉剔刻花四系瓷扁壺,1985年征集。長35.4厘米,直徑31.6厘米,厚17.3厘米。直口,臺唇,長頸,帶狀耳一對于肩,一對于腹,上下對稱,壺體扁圓,圈足于腹的兩側,壺體正面圈足周圍以剔釉露胎的技法,做出連枝牡丹花紋圖案,背面施釉不到底。寧夏海原縣文管所收藏。

  瓷背壺,1985年寧夏西吉縣三合鄉出土。通高18.3厘米,腹寬31.5厘米,腹圍110厘米。此背壺為兩個瓷盆合口成器,合縫堆貼形成壺腹棱裝飾,貼附五系,開小直口,壺腹身兩面刻兩個相同的西夏文字。寧夏西吉縣錢幣博物館收藏。

  褐釉剔刻牡丹花瓷經瓶,征集。高33.1厘米,口徑7.3厘米,腹徑14厘米,底徑8.7厘米。臺唇直口,細頸斜肩,圓腹平底。腹部以上施褐色釉,肩部有一澀圈,腹以下線刻卷葉紋,以剔地露胎的技法,剔刻翹枝牡丹花紋。寧夏鹽池博物館收藏。

  白瓷花口瓶,征集品。高18.7厘米,口徑5.7厘米,腹徑9厘米,底徑6.5厘米。六瓣花口,細長頸,圓肩鼓腹,喇叭形高圈足,通體施白釉,釉色光亮,白中泛青。造型別致,美觀大方。內蒙古博物館收藏。

  白瓷豆,1986年寧夏銀川西夏陵區遺址出土。高8.8厘米,口徑14.6厘米,底徑6.4厘米。敞口圓唇,斜壁收腹,喇叭口,高圈足。通體施白釉,白中泛青,并有冰裂紋。寧夏博物館收藏。

  白釉長頸瓷瓶,1986年寧夏銀川西夏陵邑遺址出土。高15.4厘米,口徑6.5厘米,腹徑9厘米,底徑5.7厘米。敞口折沿,長頸,圓肩鼓腹,喇叭形圈足。通體施白色釉,白中泛青,并有冰裂紋。寧夏博物館收藏。

  白釉剔刻花瓷罐,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30.7厘米、口徑16.5厘米,腹徑30.2厘米,足徑16.4厘米。平口、束頸、溜肩、鼓腹、平底,罩化妝土,施透明釉,紋飾分三層,上下層剔刻卷草紋,中間剔刻纏枝菊花紋。整體布局疏密得當,表現出了高超的剔刻花工藝水平。寧夏博物館收藏。

  黑釉剔刻牡丹花瓷經瓶,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殘高38.8厘米,口徑7.5厘米,腹徑19.5厘米,底徑12厘米。圓肩深腹,肩部有一澀圈,釉色光潤,均勻明亮,以剔地露胎的技法,于腹部開光剔刻牡丹枝葉紋,并襯以花葉。由于剔刻面較大,釉與胎底的色彩對比鮮明。開光兩側刻畫花葉和密集的弧線紋作為底紋,起到了局部裝飾的作用。局部與整體的處理使畫面顯得疏密有致,圖案分明,頗具藝術特色。西夏經瓶,多為剔刻花紋飾,施釉均不到底,制作精良。造型特點為小口,束頸,豐肩,腹部修長下收,暗圈足。寧夏博物館收藏。

  黑釉瓷燈,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8.4厘米,口徑10.8厘米,底徑6厘米。照明用具。寬沿,直壁折腹,高圈足。除圈足露胎外,通體施黑色釉。造型別致端莊。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瓷碗,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7.8厘米,口徑19厘米,底徑6.7厘米。敞口,略曲腹,矮圈足。內壁和外壁上部施褐色釉,器內心有一圈不掛釉,釉面光滑,腹下部和圈足露胎。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瓷駱駝,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長11.4厘米,高7.9厘米,寬4.4厘米。臥式,昂首,雙眼圓睜,雙峰聳起,腿腹部以上施褐色釉,下部露胎。比例勻稱,神態逼真。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瓷蒺藜,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1)高14.6厘米,直徑16厘米。(2)高11.5厘米,直徑13.1厘米。蒺藜是古代用于對付騎兵的一種絆馬器。器表皆尖刺,有孔,內空心,裝上火藥和導火索,即可當地雷使用。器表施淺褐色釉,放在黃土中不易被發現。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剔刻花大瓷碗,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14厘米,口徑28厘米,足徑10.8厘米。口微斂,斜唇,曲腹,高圈足,外側有凸棱。除足部露胎外,通體施褐釉,腹部剔刻一周波浪紋飾。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高足瓷燈,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6.2厘米,口徑8.7厘米,足徑4.8厘米。直口,淺腹,高足外撇,腹部有一凸棱,足部有四道凸棱,褐釉,足下部無釉。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瓷唾盂,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4.5厘米,口徑8.6厘米,足徑3.9厘米。寬平沿,束頸,鼓腹,內外均施褐釉。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剔刻牡丹花瓷梅瓶,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32厘米,口徑6厘米,底徑9厘米。修復完整,臺唇直口,細頸折肩,圓腹平底,施褐色釉,腹部開光,剔刻折枝牡丹,腹下部線刻卷葉紋。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深腹瓷杯,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4.5厘米,口徑8.5厘米,撇沿,深腹,凹足,內外均施黑釉。寧夏博物館收藏。

  黑釉斜壁瓷碗,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5.5厘米,口徑13.5厘米,底徑5厘米。敞口,斜壁,腹較淺,圈足,內外壁、口沿施黑釉,外壁施不到底。寧夏博物館收藏。

  青釉斜壁瓷碗,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4.7厘米,口徑13厘米,足徑3.9厘米。敞口,斜壁,腹較深,圈足,內外壁、口沿施青釉,外壁施不到底。寧夏博物館收藏。

  白釉雙耳瓷罐,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殘高26.3厘米,口徑15厘米,底徑9.8厘米,大喇叭口,束頸較長,深鼓腹略深,圈足,頸腹部有對稱雙耳,通體施白釉。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花口瓷瓶,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殘高27.3厘米,口徑11.7厘米,腹徑14厘米,足徑10.3厘米。六瓣花口,束頸,長圓腹,足呈喇叭狀。寧夏博物館收藏。

  瓷釜,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13.6厘米,口徑16.3厘米,腹徑9厘米。直口內斂,寬沿,深腹圜底,口部有兩道弦紋,并施褐釉至沿。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剔刻花折口盤底大瓷碗,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殘高13.5厘米,口徑23.8厘米,足徑10.6厘米。直口折唇,斜壁收腹,施褐色釉,以剔地露胎技法,于腹部剔刻大葉花紋。寧夏博物館收藏。

  瓷玉壺春瓶,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30厘米,口徑7.5厘米,腹徑16厘米,底徑10厘米。喇叭口,細頸,鼓腹,圈足。肩部有兩道凹弦紋,腹部在兩道凹弦紋之間有一圈剔刻的卷草花紋,下腹部還有一道凹弦紋,通體施褐釉,足部露胎。寧夏博物館收藏。

  小口雙耳瓷罐,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30厘米,口徑11厘米,腹徑19.5厘米,足徑12.3厘米。小口,圓唇,束頸,長圓腹,圈足。口下有一對稱的雙耳,肩部有澀圈,腹上部有兩道凹弦紋,施半截褐釉。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剔刻花深腹瓷罐,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27.6厘米,口徑15.4厘米,腹徑26厘米,足徑12.6厘米。直口圓唇,束頸略寬,鼓腹下收較瘦,暗圈足。通體施褐釉,腹部上下各有兩道凹弦紋,中間為一道凹弦紋,剔刻兩圈紋飾,一圈為串枝海棠花,另一圈為波浪卷葉紋。寧夏博物館收藏。

  白瓷經瓶,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殘高19.2厘米,腹徑16厘米,足徑11厘米。口部已殘缺,細頸,扁圓腹,喇叭狀足,通體施白釉。寧夏博物館收藏。

  荷葉口醬釉瓷尊,1986年靈武磁窯堡出土。高11.3厘米,口徑14.6厘米,底徑7.8厘米。尊口為六瓣荷葉形,頸肩內斂,后外撇,成內凹的圓弧形,矮足,器身有五圈陰刻弦紋,和一道凸棱紋,整個器物既穩定,又呈旋動狀,動靜結合,別具意韻。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瓷瓦件,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長31.4厘米,厚3.4厘米。長條形,一面平,一面有三道凹槽,僅一長側斜面施釉。寧夏博物館收藏。

  黑釉雙耳瓷罐,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口徑4.8厘米,腹徑5.7厘米,底徑3.1厘米,高6.5厘米。口微敞,斜沿,束頸,圓鼓腹,圈足,頸肩部有對稱雙耳,外壁施釉不到底。寧夏博物館收藏。

  白釉雙耳瓷罐,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口徑5厘米,腹徑10厘米,足徑5.6厘米,高12.2厘米。子母口,直頸,肩部略肥,并有兩道弦紋,深鼓腹,圈足,頸肩部有對稱雙耳,外壁施釉不到底。寧夏博物館收藏。

  白釉剔刻牡丹花斂口瓷缽,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殘高11.4厘米。斂口,深腹,圈足,內外均施白釉,口沿施有一道弦紋,腹部剔刻開光折枝牡丹,腹下也施有一道弦紋。寧夏博物館收藏。

  黑釉單耳瓷罐,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12厘米,口徑8厘米,腹徑9厘米,底徑6.8厘米。平沿外出,束頸,豐肩,腹略深,圈足,頸肩部有一帶狀柄耳,外壁施釉不到底。寧夏博物館收藏。

  黑釉剔刻牡丹花斂口瓷缽,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口徑17.4厘米,殘高13.4厘米。斂口,深腹,圈足,內外均施黑釉,口沿施有一道弦紋,腹部剔刻開光折枝牡丹。寧夏博物館收藏。

  黑釉瓜棱小瓷罐,1986年寧夏靈武磁窯堡出土。高8.1厘米,口徑11.9厘米,底徑6.5厘米。直口圓唇,折肩收腹,矮圈足。除圈足露胎外,通體施黑色釉,腹部呈瓜棱狀。寧夏博物館收藏。

  褐釉剔刻海棠花瓷缽,1971年內蒙古伊盟地區出土。高14厘米,口徑6.7厘米,腹徑18.5厘米,底徑8.2厘米。斂口圓唇,鼓腹圈足,施褐色釉,以剔地露胎的技法,于腹部開光,剔刻連枝海棠花葉紋。內蒙古博物館收藏。

  褐釉剔刻海棠花罐,1971年內蒙古伊盟地區出土。高20.3厘米,口徑11厘米,腹徑19厘米,底徑8.5厘米。大口圓唇,圓腹,圈足微侈。口至上腹施醬褐釉,下腹和圈足露胎,腹部剔刻出兩組海棠花紋,花紋外圈一連弧形開光,開光外飾云水紋。內蒙古博物館收藏。

  褐釉剔刻海棠花瓷經瓶,1971年內蒙古伊盟地區出土。高33.8厘米,口徑6.7厘米,腹徑16.4厘米,底徑9.6厘米。臺唇小口,細頸折肩,圓腹平底。腹部施褐色釉,以剔地露胎的技法,于腹部開光,剔刻海棠枝葉紋。內蒙古博物館收藏。

  白瓷碗,1975年寧夏靈武崇興鄉出土。高7.4厘米,口徑19厘米,底徑5.3厘米。敞口,斜壁,圈足。釉層較薄,白中泛黃,內有沙圈,下腹、足部露胎。寧夏博物館收藏。

  白瓷高足碗,1975年寧夏靈武崇興鄉出土。高8.2厘米,口徑12.6厘米,底徑4.3厘米。敞口圓唇,斜壁曲腹,高圈足。除圈足露胎外,圈足以上均施白釉。寧夏博物館收藏。

  白瓷碟,1975年寧夏靈武崇興鄉出土。高3.8厘米,口徑14.8厘米,底徑5.8厘米。敞口,略曲腹,矮圈足。通體施白色釉,內有沙圈。寧夏博物館收藏。

  素面褐釉雙耳瓷扁壺,2002年寧夏固原縣城出土。通高34厘米,外口徑7.8厘米,內口徑5.7厘米,腹徑29.5厘米,厚16.5厘米。斜唇小直口,寬沿,口沿殘2.1厘米。束短頸,扁圓腹,腹側近口處有對稱雙耳,腹中部飾有一周繩索紋,圈足,底部施釉不均。其中一耳殘缺。圈足于背面腹部正中。正面施褐色釉,背面露胎。寧夏固原博物館收藏。

二、西夏瓷器的工藝

  西夏瓷器生產,由于技術上受中原瓷窯的影響,制瓷工藝、裝飾技法均與中原北方一些窯系大體相似。

  從目前的研究情況來看,西夏瓷的成型有三種情況,即輪制、模制和手制,成型的器物在晾干后,才掛釉,進行裝飾。西夏瓷器有一個顯著的特點,就是碗、盤、缽等圈足器均挖足較深(俗稱“挖足過肩” ),器壁近底處較厚,近口處較薄,底則更薄,這是因為碗、盤等主要用頂碗覆燒法制而造成的。頂碗覆燒法支撐點在圈足部,為了能撐住整個坯體,不至于坯體變形,所以近底處的器壁是最厚的地方;同時,為了減輕坯體的壓力,近口處器壁略薄,器底最薄。器物外壁多掛半釉,施釉較薄。白釉碗、盤內底一般都有沙圈。

  白釉瓷和剔刻花瓷在西夏瓷器中最具特色。由于西夏瓷土略發灰或黃色,這對燒制白瓷極為不利,故在上釉前對胎體涂上化妝土,遮住胎體的顏色,然后掛釉,形成白瓷。黨項族有“尚白”的習俗,他們以白為美,西夏諺語云:“有隆世,白三以降:牧、農二、商其三;無遺險,黑三又去;賊、騙二、賭其三”,意為白色是萬世興隆之根本。西夏開國皇帝元昊稱帝以后,衣白衫,戴白高氈帽,以示崇高。正由于此,西夏瓷器也就以白瓷為貴。盡管如此,西夏白瓷中純白色的不多,大都呈灰白色或牙黃色。

  剔刻花瓷是西夏瓷器的另一大特點,這主要是采用了剔刻釉、剔刻化妝土等裝飾技法。剔刻釉是指剔釉和刻釉,剔釉是在施釉的胎體上用刻刀剔去紋飾以外的部分,留下的釉面形成主體紋飾。而刻釉則是在釉面上刻出花紋。一般情況下剔釉和刻釉技法多結合使用。西夏剔刻釉裝飾主要在黑釉、褐釉的經瓶、扁壺、缽上,也有的在白釉瓷上。剔刻花常見于開光內的主體紋飾,開光外為地紋,這樣,就使得釉色和胎體形成鮮明的對比,增強了主題紋飾和地紋飾的裝飾效果。剔刻化妝土是在施化妝漿料,待其稍干再刻掉或剔刻掉部分化妝土而形成紋飾,然后罩以透明色。

三、西夏瓷器的紋飾

  西夏瓷器的紋飾題材與北方諸窯瓷器大體相似,以植物、動物和人物圖案為主,構圖完美和諧。

  植物圖案中有牡丹紋、蓮花紋、菊花紋和葵花紋等,古代牡丹花又稱富貴花,西夏在經瓶、壺、缽、罐等器物上剔刻或模印牡丹花,花紋有折枝、纏枝和交枝三種,這與牡丹雍容華貴,象征幸福美滿有關。蓮花也是西夏瓷器中常見的紋飾,不僅瓷器中有,建筑材料中多出現,這應與西夏崇尚佛教有一定的關系。菊花是多子多福的象征,同樣也受到西夏人的喜愛。磁窯堡窯出土的經瓶,在開光內剔刻有折枝菊花,花朵碩大,刻工纖細秀麗。

  動物紋飾中有魚紋、鹿紋等,魚字因與“余”同音,所以魚就有了豐收、富裕的象征意義。同樣,鹿與“祿”同音,鹿往往與一些祥瑞的花草配到一起,既美觀又表達了人們美好的愿望。

  人物紋飾僅有嬰戲紋一種。嬰戲紋表達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故宋、遼、金、西夏在剔刻花瓷器中多有此題材。磁窯堡窯出土的深腹罐片上剔刻的嬰戲紋,嬰兒肥頭大耳,兩眼凸起,炯炯有神,簡潔的線條表現了嬰兒天真幼稚之態。

  除上述主要紋飾外,作為邊飾還有不少,如卷草紋、幾何紋、錢紋、水波紋、卷云紋和山形紋等亦比較常用。其中卷草紋在西夏瓷器邊飾中數量最多,有卷草、卷枝、卷葉和花草等紋樣,多飾在盆、碗的內壁近口處。

  西夏地處西北內陸,境內缺少銅、鐵等金屬礦產,這就不得不與周邊的宋、遼、金換取,而這三國又經常以此來進行封鎖,因此,日常所需的金屬用品必須用瓷器來替換。西夏建國初期的瓷器主要依靠夏宋貿易來換取,到了中后期,由于需求量的不斷增加,以及西夏經濟的發展和手工業的提高,西夏開始著手建立和發展自己的制瓷手工業。

  與宋、遼相比,西夏瓷器無論在釉色、胎質,還是在燒制水平、技法等方面均有一定的差距。從各地出土的情況看,鮮明的民族特征、簡潔的紋飾、粗獷的裝飾手法,凸顯出黨項民族純真質樸的風格,因此西夏瓷與同時期的宋瓷和遼瓷一樣,在中國陶瓷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參考文獻:

  [1] 中國社會科學考古研究所.寧夏靈武窯發掘報告[M].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5.

  [2] 鐘侃.寧夏靈武縣出土的西夏瓷器[J].文物,1996,(1).

  [3] 李國禎.靈武窯制瓷工藝總結和研究[J].中國陶瓷,1994,(1).

  [4] 高毅,王志平.內蒙古伊金霍洛旗發現西夏窖藏瓷器[J].考古,1987,(12).

  [5] 寧夏回族自治區博物館.銀川缸瓷井西夏瓷窯[J].文物,1978,(8).

  [6] 伊克昭盟文物工作站.準格爾旗發現西夏瓷器[J].文物,1987,(8).

  [7] 孫壽齡.武威出土一批西夏瓷器[J].文物天地,1993,(1).

  [8] 韓小忙,孫昌盛,陳悅新.西夏美術史[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1.

  [9] 史金波,白濱,吳峰云.西夏文物[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

  本文出自:《寧夏師范學院學報》 2013年第5期,103-107頁。

版權所有:寧夏回族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 技術支持:山西云漢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利民街121號 郵編:750001 聯系電話:0951-5014363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ADD:Ningxia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eology
No.121,Limin Street,Xingqing District,Yinchuan City,Ningxia Hui Autonomous Region,750001,China

TEL:0951 5014363    FAX:0951 5035563    E-mail:[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寧ICP備16001783號-1 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777號

德甲主客场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