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裴亞靜:從17~18世紀幾艘沉船出水的中國茶具看茶文化在歐洲的傳播
發布時間:2019-08-26 16:02:23   來源:首都博物館    作者:裴亞靜   點擊:

從17~18世紀幾艘沉船出水的中國茶具看茶文化在歐洲的傳播

(首都博物館 裴亞靜)

  最早認識中國茶葉的是阿拉伯人,因為阿拉伯人和中國的交流較早。約在九世紀中葉,關于中國茶葉的記載出現在阿拉伯人的著述之中[1]。隨著十六世紀外國傳教士來到中國,隨后將中國茶葉向歐洲介紹,最早的是加斯帕·克路士(Gaspar da Cruz)[2]和利瑪竇(Racci Matthieu),利瑪竇在書中將中國茶葉向歐洲介紹:“(茶)是一種灌木,它的葉子可以煎成中國人、日本人和他們的鄰人叫做茶的著名飲料……他們用干葉子調制飲料,供吃飯時飲用或朋友來訪時待客。”中國人的飲用方式是“把葉子放入一壺滾水,當葉子里的精華被泡出來以后,就把葉子濾出,喝剩下的水。”[3]

  最早將茶葉輸入歐洲的是荷蘭人。1602年荷蘭東印度公司成立。1607年,荷蘭人將茶葉從澳門運到印尼的萬丹,將茶葉列入貿易項目。1610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將茶葉經爪哇轉運至荷蘭,至此,歐洲人開始飲用中國茶葉,大規模的茶葉貿易從此開始。隨著茶葉的輸入,茶具也開始隨之進入歐洲。各國紛紛成立東印度公司,參與中國的茶葉與瓷器貿易。1616年丹麥東印度公司、1664年法國東印度公司、1731 年瑞典東印度公司相繼成立,而英國東印度公司成立于1600年,是最早成立的貿易公司。“英國公司在那里(廣州)他們購買茶葉、絲綢和瓷器,在18世紀末,茶葉是利潤最高的商品,占公司貿易60%左右。”[4]因為茶葉大量進口到歐洲,與之匹配的茶具也隨之大量出口。我們從17-18世紀的各國東印度公司的沉船中可以發現大量的中國外銷茶葉和茶具的資料。

一、17-18世紀沉船資料

  由于路途的遙遠,海上航行的不確定性,導致東印度公司的商船在海上航行時有時發生危險而沉入海底,而沉船的發掘,也讓我們了解了當時船上所裝載貨物的品種和數量。

  1、哈徹號[5]

  哈徹號于1643年-1646年在開往巴達維亞的途中沉沒于南中國海斯特林威夫司令礁(the Admiral Stellingwerf Reef),1983年由邁克爾·哈徹船長(Michael Hartcher)打撈,所以后來稱作“哈徹號”。這是一艘裝滿了瓷器的沉船,船上打撈出25000件瓷器,一些瓷器上帶有紀年為1643年,所以有些專家認為船沉沒于1645年左右。船上有一部分是克拉克瓷,也有一些有小型茶碗,成套的茶杯、碟,成百的藥盒。研究者推測船是開往荷蘭的,因為當時荷蘭東印度公司更多地將巴達維亞作為其歐洲和遠東的貿易中心。1983年-1985年位于荷蘭阿姆斯特丹的佳士得拍賣公司對出水瓷器進行了拍賣。

  2、頭頓沉船(Vung Tau wreck)[6]

  頭頓號沉船發現于越南巴地頭頓省檳榔礁Con Dao島,是一艘中國船,沉沒于中國開往巴達維亞途中。1990年6月-1991年7月,由隸屬于越南交通運輸部的Salvage公司與瑞典Hallstrom Holdings Oceanic公司聯合發掘。船上出水實物6萬件,大多數為康熙時期燒造的瓷器。頭頓號是一艘運送中國瓷器的沉船,出水瓷器式樣多仿歐洲金銀器或玻璃器,具有巴洛克風格,也有些瓷器繪有歐洲風格紋樣。除大部分為景德鎮燒造外,也有一些福建德化窯燒造的白瓷碗、碟、勺子、盒子及瓷塑人像等。船上發現了萬歷、順治和康熙銅錢。推測其時代約在康熙29年(1690)左右。

  3、奧斯特蘭號 (Osterland)[7]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奧斯特蘭號沉沒于南非開普敦Table海灣,是荷屬東印度公司的一艘沉船,1990年初期發現于南非,船上有中國、日本和波斯陶瓷。大部分為碎片,其中85%為青花瓷,常見的款識是樹葉或“玉”字,其它為日本瓷器、中國德化窯白瓷和五彩瓷。一些中國瓷器的造型和頭頓號出水瓷器相似,有青花茶碗,德化窯白釉狗、佛和觀音雕像,也包括軟胎茶壺和一些小型雕塑。最重要的是船上出水了6件外銷紫砂壺與40塊紫砂殘片,這6件茶壺均為中國本土風格,器型較小,帶把手,部分茶壺外表貼飾模印的花卉、鳥、龍和云紋。至少有4件六邊形茶壺,兩件模印龍紋,上面有提梁。三件茶壺和幾件殘片帶有款識。另外,還有幾件高質量的粗陶器:兩件模制盤子、一件裝飾蜻蜓,一個茶碗,一個帶凸花葡萄紋的蓋子,是為了迎合西方市場而制作的外銷紫砂壺。

  4、碗礁一號[8]

  碗礁一號沉船遺址位于福建省福州市平潭縣嶼頭鄉北側碗礁附近,2005年6月發現,隨后中國國家博物館水下考古研究中心組織相關專業人員組成碗礁一號水下考古隊進行了搶救性發掘。船上貨物以瓷器為主,約17000余件,多為景德鎮民窯產品,以青花瓷居多,也有青花釉里紅和和五彩瓷。主要器型有將軍罐、筒瓶、花觚、鳳尾尊、蓋罐、爐、盒、盤、碟、碗、杯盞、盅、葫蘆瓶等。研究者根據船上出水的最晚資料推測,碗礁一號沉船的沉沒年代為17世紀末期,即清康熙中期。沉船中未見茶壺,出水了幾套茶杯、碟。

  5、金甌沉船[9]

  發現于越南金甌省而稱作金甌沉船。1998年8月至1999年10月,越南Visal公司、越南歷史博物館及金甌省博物館聯合對金甌省陳文時縣海域的沉船進行考古發掘。從船上收集到瓷器6萬件,加上從民間征集到非法打撈的瓷器,共有13萬件。大部分為雍正時期燒造的青花瓷和微帶窯變的彩釉器。瓷器窯口為景德鎮、福建窯和廣東西村窯,有青花、青花釉里紅、五彩、白釉和醬釉瓷。青花瓷共17種造型,其中有大量配套的茶杯、碟,茶壺、碗、盆、罐、瓶等,小茶碟有199種樣式。小茶杯有181種樣式,小茶壺25種。部分青花瓷器碗底書有“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楷書款。因而可以確定這艘沉船的年代約在雍正年間(1723-1735),沉船中的瓷器多數具有中國風格,也有一些繪有歐洲題材紋飾,推測是一艘開往歐洲的商船。

  6、哥德堡沉船(Gothenborg)[10]

  乾隆十年(1745年)九月十二日,瑞典東印度公司的哥德堡號從中國返航,即將到達哥德堡海港時,觸礁沉沒。船上裝載的貨物有:6056錠鐵/鋁合金(133噸),289個箱子,12個桶,2388包瓷器,3.4噸螺。1.8噸胡椒,11.4噸姜,2.3噸藤器,2677箱茶葉(366)噸,19箱絲綢。其中的茶葉包括2500箱武夷茶,500箱功夫茶,148箱小種茶,10箱茶餅,包在780個小罐里的10箱種類不同的茶葉。船上約有瓷器50-60萬件,大部分為碎片,完整器很少,對碎片進行整理后,發現大多數貨物是杯子,茶杯、咖啡杯、巧克力杯,碟子、盤子,中等尺寸甜點或水果盤以及中等尺寸的碗。還有少量定制的成套茶具和餐具。

  7、蓋爾德麻爾森號(Geldermalsen)[11]

  這艘船也稱為“南京號”,是荷屬東印度公司沉船。乾隆十六年(1751)從廣州出發,船上裝載了茶葉、瓷器、絲綢、漆器、藥品等物前往荷蘭。乾隆十七年(1752)1月3日在新加坡港東南撞暗礁而沉沒,船上有15萬件青花瓷和686997磅茶葉,絲綢等。

  8、格里芬沉船(Griffin)[12]

  英屬東印度公司的沉船,乾隆二十六年(1761)沉沒,船上裝載了大量茶葉,其中包括武夷茶1000箱,Souchong 114箱,Twankay510箱,Songlo1621箱,Hayssen Sking405箱, Hayssen27箱,其中還有47箱不能鑒別出茶的種類,共3967箱,其中紅茶占很大的比例。此外,船上還裝載了大量的茶具,包括單獨成套的茶杯、茶碟,還有成套系、多種組合的茶具。

  二、中國茶具的輸出及組合變化

  盡管葡萄牙人到達中國的時間較早,他們于正德9年(1514)最早來到中國,在正德年間通過廣東上川島訂造具有葡萄牙特色的景德鎮瓷器,展開中葡走私貿易活動,將中國瓷器販運到到歐洲及西亞等地區[13]。但是將中國茶葉最早運到歐洲的是隨后來到中國的荷蘭人。1607年,荷蘭從澳門將中國茶葉運到印尼的萬丹,1610年轉運到荷蘭,這是中國茶葉輸出到歐洲的開始。1619年,荷蘭占領印尼的雅加達,改名為巴達維亞,此后巴達維亞成為荷蘭在亞洲的殖民中心。荷蘭運銷的茶葉一部分用于本國消費,大部分賣到歐洲其它國家。

  那么,中國茶具是從什么時間開始運往歐洲呢?荷蘭學者佛爾克根據海牙國家檔案館收藏的1631-1682年關于荷蘭東印度公司《巴達維亞日志》等材料寫成《瓷器與東印度公司》[14]一書,他非常關注中國茶葉和茶具的外銷,他根據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資料,將1682年以前與中國進行貿易的船只做了編年。在1624年以前,荷蘭東印度公司運輸的中國瓷器中,沒有一件和飲茶有關系,沒有茶杯、茶壺、糖缸或奶罐,究其原因,應該是當時歐洲飲茶的習慣還沒有形成。1626年從巴達維亞開往阿姆斯特丹的“斯希丹號”(Schiedam)上,第一次提到了250件茶杯,佛爾克認為這只是一個貿易中的符號,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茶杯。直到1643年的“利洛號”(Lillo)的貨物清單中有690件茶杯,而同年4月25日的一份訂單的需求是10000件外壁繪有花卉的茶杯。佛爾克先生認為,歐洲人形成飲茶的習慣大約在這個時期形成,并且對茶具的需求在這個時期開始增加。1643年,荷蘭東印度公司訂了25000件茶杯。此后,飲茶之風從荷蘭傳到法國、德國和英國。茶葉第一次在英國出現的時間是1650年,1660年中國茶出現在英國的咖啡屋。

  沉船出水資料可以和佛爾克先生的研究相互印證。1643-1646年荷屬東印度公司的“哈徹號”沉船,雖然出水瓷器以克拉克瓷為主,但已經發現了很多整齊劃一的茶杯[15],這應是在沉船中較早發現的茶具資料。稍后的“碗礁一號”沉船中也出水一些配套的杯碟(圖1)。沒有茶壺的出水,說明這個時期仍然處在茶葉和茶具外銷的初期,尚未形成規模。

圖1 青花纏枝花紋杯、碟 碗(礁一號出水)

  沉沒于1690年的另一艘沉船——頭頓號,出水的瓷器中有各種各樣的茶壺:有圓形高提梁花卉紋茶壺,也有六方側把山水紋茶壺[16](圖2)。配套的茶杯碟也有大小幾種,有八方和圓形,繪畫花卉,紋飾分區裝飾,周身布滿花紋。大部分茶壺的尺寸較小,高度在7-9厘米之間,高提梁壺應為歐洲定制樣式。此外,頭頓號上還出水了奶茶壺,這意味著歐洲人喝中國茶時,在茶湯中加入糖和牛奶,這表明中國茶葉進入歐洲后,歐洲人對中的飲茶方式不是照搬,進行了改進,使之更適合歐洲人的口味,也是中國茶進入歐洲后開始本土化的象征。而相同花紋茶杯碟和奶茶罐(圖3)的出水,也表明定制的統一花紋的配套茶具開始出現

圖2 青花花卉紋高提梁茶壺、青花六方山水紋茶壺(越南頭頓號出水)

圖3 青花八方杯碟、青花奶茶罐 (越南頭頓號出水)

  沉沒于康熙36年(1697)的奧斯特蘭號也出土水了青花茶碗,與前幾艘沉船所不同的是,船上出水了中國紫砂壺,至少包含6個個體(圖4)。之前在馬來西亞西岸出水的明天啟年間(約1625年)“萬歷”沉船曾出水兩個紫砂壺蓋和圓球形壺身殘片,約康熙十五年(1676年)的福建東山島東古灣沉船也曾出水朱泥圓形紫砂壺一把[17]。如果說“萬歷”沉船和東古灣沉船出水紫砂茶壺較少的話,那么奧斯特蘭號算起來至少有幾十把紫砂茶壺。在荷蘭東印度公司的檔案中關于紫砂壺最早的記錄是在1679年,來自zangzhou(漳州?) 的7箱紫砂壺,1680年有320件貼花裝飾的紅色紫砂壺,同年又有1635件茶壺到達阿姆斯特丹。英國東印度公司1699年的記錄中有82件紫砂壺在當年到達英國[18]。作為中國傳統的泡茶具,紫砂壺在這個時期也有一定量的外銷。

圖4 紫砂壺6件 (奧斯特蘭號出水)

  雍正年間的“金甌”沉船則出水了大量的中國茶具。從瓷器的數量上來說,有13萬件,其中的青花茶具的種類和花紋非常豐富。以茶杯、碟為例,茶杯的直徑在7厘米左右,茶碟的直徑在11-12厘米之間,花紋多人物圖案,如中國傳統的西廂記、三國故事、踏雪尋梅、漁樵圖、煮茶圖、牧牛圖等,花卉圖案也有相當一部分。除青花外,還有“巴達維亞”瓷,即外醬釉內青花的瓷器。出水瓷器中比較引人注目的是配套的牧牛圖茶具[19](圖5),其中包括茶壺、茶壺托、奶壺、茶葉罐、渣水碗、茶杯碟、帶把的茶杯等,所有的這些茶具圖案相同:都繪畫了一個牧童騎在牛背上,后面跟了一頭乳牛,背景是一株垂柳,兩只飛燕,旁邊有山石和野花,瓷器釉面潔白,繪畫細膩,質量較高。雖繪畫了中國圖案,但茶具的搭配是明顯的歐洲風格,很顯然這是一套定制的茶具,涵蓋了較多的種類。

圖5 青花牧牛圖茶具 金甌沉船出水(左上為茶壺和奶罐,左中渣水碗,左下巧克力杯。中為茶壺托盤。右上茶壺,右中可能為糖碗,右下為茶葉罐)

  荷蘭的東方陶瓷專家克里斯蒂安·約格先生根據商船到達后的拆包冊、結算的發票等數據將1729-1793年間荷蘭東印度公司運到荷蘭的中國瓷器的類型、裝飾圖案和數量作了總結。1729年荷蘭東印度公司的一套茶具包括:1件茶壺和茶壺托盤、1套奶壺和托盤、1件渣水碗、1套帶蓋的糖罐和座、12件茶杯和盤、6件帶把手的巧克力杯[20]。從這個訂單可以看出,這套茶具中出現了茶壺和奶壺托盤,帶把手的巧克力杯。而金甌沉船出水的茶具為雍正時期,1729年的訂單也正與金甌沉船出水的茶具種類相互印證。金甌沉船中的的六邊形花口托盤、長花口托盤推測這是茶壺托盤和奶壺托盤。帶把手的也正是巧克力杯。咖啡、茶和巧克力都是在17世紀傳入歐洲的,因為從中國訂制茶具的便利,咖啡杯和巧克力杯也同時從中國訂制,喝三種飲料的用具都用中國瓷器。

  乾隆十年(1745)沉沒的哥德堡號沉船和乾隆二十六年(1761)沉沒的格里芬號沉船裝載了大量茶葉和茶具,前者裝載了370噸茶葉共2677箱,瓷器50-60萬件,其中有相當數量的茶杯、咖啡杯和巧克力杯。格里芬號裝載了大量茶葉,其中包括1000箱武夷茶在內的3967箱茶葉,與茶葉配套同時也有大量成套茶具,格里芬號就出水了這樣一套青花粉彩茶具[21](圖6),其中有圓形茶壺、略高的咖啡壺、帶蓋的糖罐、茶杯碟和咖啡杯碟。但其中還缺少了奶壺及整套茶具中必不可少的茶葉罐。

圖6 青花粉彩人物紋茶具、咖啡具一套 ( 格里芬出水)

  在克里斯蒂安-約格的書中也提到,1758年的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訂單中第一次提到茶具和咖啡具:1件帶托盤的咖啡壺、1件帶托盤的茶壺、1件奶罐、1個茶葉罐、1個帶碟的渣水碗、帶蓋和座的糖罐、12件咖啡杯和盤、12件茶杯和盤。雖然格里芬號是一艘英屬東印度公司沉船,荷蘭的訂單也可做個參考。沉船出水瓷器在打撈中的損失,不可避免整套茶具會出現個別缺失現象。由此也可以看出,大約在18世紀中期,喝咖啡和巧克力的飲具也納入茶具當中,成為完整的一套茶具。這套茶具也成為歐洲上層人士財富和身份的象征。一整套茶具雖然各各功能不同,但往往圖案完全相同,有的整套茶具上還畫上家族徽章,這樣的茶具需要在中國訂制。瑞典的哥德堡號沉船中就包含5套完整的歐洲定制圖案的茶具,表現出歐洲上層人士高尚的生活品味。

  我們從比利時畫家讓·艾蒂安·利奧塔德的《靜物·茶具》[22](圖7)一畫中可以看出當時成套茶具的使用情況,畫面表現的正是一場下午茶結束后的情景:一個廉價的錫托盤里放著一把茶壺、一個茶葉罐、一個奶壺、一個糖碗、六套茶杯、碟。應該是有3個人參加了這次下午茶,一套用過杯碟和銀匙放在渣水碗里,一個茶杯里還有半杯褐色的茶湯,另一個茶杯斜放在茶碟里,還有三副杯碟沒有用過,保持原來擺放的狀態,中間盤子里放著兩片半殘余的面包。這場茶會用的可能是珍貴的中國粉彩茶具。茶葉罐是一套茶具中必不可少的。在中國茶中加入牛奶和糖,用西方同樣匹配的銀匙來攪拌,喝茶時搭配的茶點是面包。雖然有些凌亂,這正展示了以中國茶和茶具為主角的歐洲的一場下午茶場景。所有這些,都通過一種特殊的飲品——中國茶來聯系起來。

圖7《靜物·茶具》(1781-1783)讓·艾蒂安·利奧塔德(Jean-Etienne Liotard) 比利時(美國洛杉磯蓋蒂博物館藏)

  三、茶具訂單、畫樣和數量

  從歐洲博物館收藏的中國清代外銷瓷可以推測出當時外銷茶具的種類。此外,荷蘭海牙還保留了當時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訂單和畫樣,訂單上的要求一般為:所需求瓷器的類型,瓷器繪畫的圖案,以及訂購的數量。1758年荷蘭東印度公司的一份訂單連同一份畫樣都保存了下來,這個訂單包括7張畫樣,33種樣式,編號為1-23,用鉛筆繪畫而成[23],其中茶具的品種包括:

  • 1. 1000件青花醬釉邊茶壺,共4種造型(4號樣)

  • 2. 40000件青花帶托和不帶托的咖啡屋用杯子(7號樣)

  • 3. 1400件奶壺(9號樣)

  • 4. 10000件相同尺寸的帶把巧克力杯(10號樣)

  • 5. 14000件直壁、成對的荷蘭咖啡杯碟

  • 6. 130000件大型荷蘭咖啡杯和碟

  • 7. 大茶杯和茶碟(15號樣)

  • 8. 中型和小型荷蘭茶杯和碟(20號樣)

  這份訂單包括荷蘭東印度公司當年從中國訂購的21個品種的瓷器,23種畫樣。這個畫樣中就同時包括了成套的茶具、咖啡具和巧克力杯(圖8)。其中第15號是大荷蘭茶杯和碟,第20號是荷蘭中小型茶杯和碟。

圖8 1758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定制的茶杯、咖啡杯和巧克力杯畫樣

  東印度公司除了畫樣之外,有時也采用木樣,如1755年就從荷蘭發來了大號茶具的木樣。在茶杯、碟配套的茶具中,訂單中以單個的茶杯和碟最多,18世紀荷蘭東印度公司以這個品種的進口量最大,因為它可以成摞包裝,數量多,節省空間,便于運輸,價格低廉,可以得到很高的利潤。

  訂單中對茶壺的造型也有要求,如荷蘭東印度公司1750年的訂單中要求茶壺要做成“大口,直流”,因為這樣的茶壺出水非常流暢。如沉沒于乾隆十七年(1752)的荷屬東印度公司沉船蓋爾德麻爾森號出水的茶壺[24]就符合這個特點,壺球形腹,口較大,流直而長(圖9)。

 


圖9 青花加彩風景茶壺 (蓋爾德麻爾森號出水)

  關于外銷茶具的裝飾圖案和數量,本文根據克里斯蒂安·約格先生的總結[25],以1758年為例,將當年運到荷蘭的茶具挑選出來,整理如下表:

 

  表:1758年荷蘭東印度公司訂單中的茶具

  從上表可以看出,荷蘭東印度公司1758年訂購茶杯碟的主要品種有:青花、青花邊飾、中式伊萬里、外醬釉內青花、外醬釉內中式伊萬里、粉彩、白地粉彩加金、黃彩、墨彩、馬賽克圖案、白釉和“中國風格”圖案的瓷器。

  17世紀30-40年代,中國的對外貿易一度停滯,荷蘭轉而購買日本瓷器。最早輸出的日本外銷瓷是有田燒造的青花瓷,從伊萬里港船運至海外,荷蘭人也叫它“伊萬里瓷”,主要為青花、五彩。康熙前期,中國開放海禁,荷蘭人重新開始從中國購買瓷器,中國轉而燒造一些仿日本伊萬里風格的瓷器,稱作“中式伊萬里瓷。”2010年首都博物館“中國清代外銷瓷展”[26]就展出了一件中式伊萬里風格的茶壺(圖10), 其主要特點是青花紅彩加金的裝飾。

圖10 青花帆紅描金花卉寶塔紋執壺 清雍正中式伊萬里風格

  另一種外醬釉內青花、外醬釉內粉彩風格瓷器則稱為“巴達維亞瓷”,因為巴達維亞是中國瓷器轉運到歐洲的荷蘭轉口中心而得名。“這種風格在17世紀末到18世紀中葉開始流行,瓷身覆以一層或濃或淡的棕色琺瑯釉,這種釉彩在中國明代開始使用。在歐洲稱之為“奶咖啡色”或 “枯葉色”,在美洲直接稱為“棕釉瓷”。”[27]其特點是在棕釉上有開光樹葉形圖案,內畫青花或粉彩圖案,也有外棕釉內青花、外棕釉內粉彩或外棕釉內中式伊萬里等風格。澳大利亞悉尼大學博士李寶平曾對巴達維亞瓷源流,發現和歷史意義等方面進行探究[28]。在金甌沉船、蓋爾德麻爾森號等船上都發現了巴達維亞瓷(圖11)。

圖11 “巴達維亞瓷”茶杯、碟一套 (蓋爾德麻爾森號出水)

  除了一些中國傳統的圖案和西方的花卉風景外,在歐洲向中國的定制瓷器中,有一些繪畫了關于基督教的內容,如“耶穌受洗圖”等,有一些來自于圣經故事圖案。還有一些以歐洲的版畫為藍本繪畫,如“采櫻桃”圖案就來自法國版畫家尼古拉斯·龐塞(Nicolas Ponce1746~1831)的一幅作于1775年的同名版畫[29]。

  從上表可以看出,1758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各式茶杯、碟向中國的訂購量約30多萬件(套),其中還不包括隨行人員自己在中國購買的部分。而茶壺只有1200多件,成套的茶具只有279件(套),相對于總的訂購數量來說,占據的比例非常小。

  茶具、咖啡杯、碟和巧克力杯、碟常常同時訂購。通常咖啡杯比茶杯要大一點兒,咖啡杯和巧克力杯帶有把手。大部分茶杯不帶把手,不帶蓋子,但是也有例外。比如有時東印度公司會訂制有把手或蓋子的茶杯,一旦加上蓋子和把手,則需要特殊定做,價格要高于普通茶杯,包裝時占據空間較大,造成價格和所得利潤不成正比,所以這種杯子的訂購是很少的。沒有把手的茶杯占據了市場的大部分份額。

  1762年的一套茶具則包括了茶具、咖啡具、巧克力杯、燭臺等在內的68件瓷器,種類越來越多,數量越來越多。

  而到了18世紀末19世紀初,由于歐洲各國國內瓷器的燒造,中國風也漸漸地不再流行,中國瓷器的訂購逐漸減少,訂購的茶具也越來越少。1793年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訂單只有5萬多件。

四、中國茶具外銷對歐洲茶文化的影響

  在中國茶文化在茶葉傳入英國之前,酒是英國人的主要飲料,無論男女老幼,均以酒為飲料,直到中國茶葉的傳入。英國本土約在1645年輸入茶葉,茶葉在歐洲最早是作為一種藥物在藥店出售,十七世紀六十年代,飲茶開始在歐洲流行。在17世紀末大量購買中國茶葉。最初是作為咖啡店經營的輔助項目,人們紛紛涌向咖啡屋,在這里,人們一邊喝著來自中國的茶葉,一邊聊天,互相傳遞著比報紙更及時的新聞、豐富的知識,這里成為人們靈感的源泉。咖啡屋成為英國人每日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成為人們的社交中心、信息中心。

  17世紀的英國咖啡屋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地方,但是按照約定俗成的規矩,婦女是不允許去咖啡屋的。很多上層的婦女抱怨,他們品嘗不到神奇的中國茶。恰在這個時期,英國進口的中國茶葉數量不斷增加,中國茶葉的影響越來越大,茶葉不再局限于在咖啡屋飲用。1717年,托馬斯·川寧開了一家茶葉店,女士們也可以到這里買茶,帶回家喝。很多零售店也開始賣茶葉。女主人可以在家里舉行茶會,親自泡茶招待客人,成套的茶具開始較多地在中國訂制。

  由于茶葉非常珍貴,一般放在帶鎖的茶葉罐里,茶葉罐也制作得非常精美,除了瓷茶葉罐外,因為隔潮的緣故,錫罐是較為理想的容器,歐洲人也在中國定制一些錫茶葉罐,如瑞典國家博物館收藏的這套錫罐[30](圖12),罐上刻滿花紋,放在訂制的繪畫人物的漆盒內,漆盒蓋上也繪畫了羽毛圖案,前面有鎖,看起來非常精致。用中國茶葉來招待客人成為一種時尚,使用中國茶具、飲用中國茶成為歐洲上層社會人士高尚生活的標志,不僅如此,這種生活時尚也出現在當時畫家的繪畫中。

圖12 帶彩繪人物漆盒的一對錫茶葉罐 清 (瑞典國家博物館收藏)

  荷蘭人在十七世紀初將中國茶葉運到荷蘭,茶具隨之而外銷,荷蘭靜物畫上也出現荷蘭人飲茶的場面。如彼得·凡·魯斯特拉騰《漆桌上的茶杯和銀器》(圖13)[31],這幅畫上畫了五個茶杯,茶杯來自中國或日本,其中三個倒滿了看起來像茶的液體飲料,兩個空杯倒著放在桌面上。中間是一件銀器,可能是放茶葉的容器,據說是1670年英國的一個銀匠制作的,左后方有一個帶銅鏈子的中國紫砂茶壺,紫砂壺點明了這幅畫的主題是茶。此畫大約畫于1670年。 這件紫砂壺可能是歐洲的收藏家的藏品,曾經出現在彼得·凡·魯斯特拉騰的多幅描繪茶具的靜物畫中。紫砂壺最早進入歐洲收藏是在1656年,丹麥哥本哈根Kunstkammer的收藏。

圖13漆桌上的茶杯和銀器 1670s (彼得·凡·魯斯特拉騰(1629/1630-1700) Staatliche Museum zu Belin,Berlin收藏)

  在彼得·凡·魯斯特拉騰的另外一幅靜物畫《銀燭臺和茶具》(插圖14)[32]中,也描繪的與飲茶相關的內容。畫面中間是一個銀質女神雕像燭臺。左側是一個來自中國的梨形紫砂壺,湖上貼塑梅花,茶壺到歐洲后在壺嘴上鑲了金蓋,在蓋鈕上加了金頂,并用金鏈子將壺蓋和壺流連接起來。燭臺右側有兩個瓷質茶杯,左前方一張紙上放著當時流行的中國茶葉,紙的以角有一個紅色蠟封章。這幅畫的主題還是中國茶葉。加了金鏈的茶壺、蠟封的一泡茶葉,表明來自東方的這些東西是多么珍貴!畫家以獨特的視角向我們展示了17世紀后半葉中國茶葉和茶具在荷蘭的流行情況。

圖14 銀燭臺和一套茶具 (彼得·凡·魯斯特拉騰 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 Rotterdam收藏)

  畫家彼得·凡·魯斯特拉騰出生于荷蘭的哈凌(Haarlen),是一個靜物畫家,晚年定居英國,擅長畫飲料、容器、燭臺等靜物,他畫了一系列有中國紫砂和瓷質茶具、英國銀器的靜物畫作品。1663-1665年曾在倫敦居住。繪畫中既有一些荷蘭的飲茶場面,也有英國的飲茶場面。

  英國本土約在1645年輸入茶葉,在17世紀末大量購買中國茶葉。最初是作為咖啡店經營的輔助項目,十七世紀六十年代,飲茶開始在歐洲流行,1684年英國東印度果農正式將藏掖列入東方商品采購項目,十八世紀英國進口的茶葉有武夷、功夫、小種、白毫、松蘿和熙春等。飲茶之風在英國非常流行。英國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收藏了一幅油畫,這幅畫描繪了英國一家三口在家里喝下午茶的場面[33](圖15)。當地的銀質茶壺、奶壺、茶葉罐糖缸、銀匙和中國的茶杯同時配套使用。

圖15 一家三口在喝下午茶 Richard Collins 1727 年(英國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收藏)

五、結語

  17世紀中期,中國茶具隨著中國茶葉的外銷而外銷歐洲,其中既有在中國明代后期開始流行的宜興紫砂茶具,也有中國景德鎮燒造的茶具,由于歐洲飲茶中加牛奶和糖的特點,紫砂壺不易于清理,因而紫砂茶具的外銷一直是很小的比例。景德鎮瓷質茶具為大宗,最初是單套的茶杯、碟,因為歐洲人喜歡在茶中加入牛奶和糖,茶具中出現了訂燒的奶壺和糖罐,隨之被歐洲人稱作“pattipan”[34]的茶壺托、奶壺托也出現在茶具中。當咖啡、巧克力也傳入歐洲,咖啡具、巧克力具也與茶具同時在中國訂制而成為一套完整的茶具,18世紀中期中國茶葉和茶具向歐洲的出口到達頂峰。當飲茶成為歐洲上層人士時尚優雅的生活方式時,中國茶葉和茶具也成為歐洲畫家繪畫的主題之一。到18世紀末期,中國茶葉和茶具的外銷在減少,盡管如此,茶葉和茶具向歐洲傳播的過程,已經改變了歐洲,茶葉已經深入歐洲人的心靈,喝茶改變了歐洲人的生活方式,并成為歐洲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注 釋

  [1] 穆根來 汶江 黃倬漢譯《中國印度見聞錄》,中華書局1983年版,P17。

  [2] 《十六世紀中國南部行紀》

  [3] 何高濟 王遵仲 李申譯,何兆武校《利瑪竇中國札記》,中華書局,1983年3月第一版,P17.

  [4] 甘雪莉《中國外銷瓷》,東方出版中心,2008年8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P45。

  [5] Michael Hatcher with Max de Rham,Written by Antony Thorncroft The Nanking Cargo,London,1987。P76.

  [6] Nationgal Museum of Vietnamese Hiatory Ceramics on five Shipwrecks off the coast of Viet Nam。

  [7] Excavated Oriental Ceramics from the Cape of Good Hope:1630-1830,Klose,1994.The Oriental Ceramic Society。

  [8] 碗礁一號水下考古隊編著《東海平潭碗礁一號出水瓷器》,科學出版社2006年4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9] Nationgal Museum of Vietnamese History, Ceramics on five Shipwrecks off the coast of Viet Nam,P313

  阮庭戰 《越南海域沉船出水的中國古陶瓷》中國古陶瓷研究,第十四輯,紫禁城出版社

  [10] 詹·埃立克·尼爾森《瑞典王國與“東印度人-哥德堡三號”,見故宮博物院編《瑞典藏中國陶瓷》,P66-81。故宮博物院編《瑞典藏中國陶瓷》,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9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11] Nanking Cargo,Sheaf-Kilburn,1988

  [12] Franck Goddio,Evelyne Jay Guyot de Saint Michel Griffin:on the route of an Indiaman,London,1999

  [13] 黃薇 黃清華《上川島與十六世紀中葡早期貿易》,見于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陶瓷下西洋-早期中葡貿易中的外銷瓷》,P60-69.

  [14] T. VolkerPorcelain and the Dutch East India Company

  [15] 同注5.P76.

  [16] Nationgal Museum of Vietnamese Hiatory Ceramics on five Shipwrecks off the coast of Viet Nam。Pl321、322。

  [17] 林業強《紫泥沉浮:沉船所載宜興砂壺》,見于故宮博物院編《2007年國際紫砂研討會論文集》,禁城出版社2009年6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P185。

  [18] Patrice Valfre,Yixing Teapot for Europe,France 2000.

  [19] Nationgal Museum of Vietnamese History, Ceramics on five Shipwrecks off the coast of Viet Nam,Pl411-419.

  [20] C.J.A.Jorg Porcelain and the Dutch China trade P188。

  [21] Franck Goddio,Evelyne Jay Guyot de Saint Michel Griffin:on the route of an Indiaman,London,1999,P318。

  [22] 胡雁溪 曹儉編著《它們曾經征服了世界—中國清代外銷瓷集錦》,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10年2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P17.

  [23] C.J.A.Jorg Porcelain and the Dutch China trade,P105.

  [24] Nanking Cargo,Sheaf-Kilburn,1988,P116.

  [25] C.J.A.Jorg Porcelain and the Dutch China trade,Appendix 11,P225.

  [26] 胡雁溪 曹儉編著《它們曾經征服了世界—中國清代外銷瓷集錦》,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10年2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27] 甘雪莉《中國外銷瓷》東方出版中心,2008年8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P115.

  [28] Baoping Li 2012, “Batavian” style Chinese export porcelain: origins, recent finds and historic significance,. in The Hungarian Southeast Asian Research Institute (ed.), The Ca Mau Shipwreck Porcelain [1723-1735], vol.2, Budapest, Magyar Indokína Társaság Kft, 2012, p.23-30

  [29] 裴亞靜《中國外銷瓷中的“采櫻桃圖“源流探索》,《首都博物館論叢》2010年第24輯,燕山出版社,2010年10月第一版。

  [30] Östasiatiska Museet Stockholm Från Kina till Europa,Sweden,1999.

  [31] Alan Chong&Vouter Kloek,Still-life Paintings from the Netherlands 1550-1720,Rijksmuseum Amsterdam,P271.

  [32] Alan Chong&Vouter Kloek,Still-life Paintings from the Netherlands 1550-1720,Rijksmuseum Amsterdam,fig8..

  [33] 劉明倩編譯《茶在英國》,《故宮文物月刊》302期。

  [34] C.J.A.Jorg Porcelain and the Dutch China trade ,P181.

  文稿審核:沈睿文

  排版編輯:馬強 馬曉玲 王洋洋 錢雨琨

  出品單位:寧夏文物考古研究所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寧夏回族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 技術支持:山西云漢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利民街121號 郵編:750001 聯系電話:0951-5014363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ADD:Ningxia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eology
No.121,Limin Street,Xingqing District,Yinchuan City,Ningxia Hui Autonomous Region,750001,China

TEL:0951 5014363    FAX:0951 5035563    E-mail:[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寧ICP備16001783號-1 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777號

德甲主客场积分榜